现代法学

2019, v.41;No.226(06) 118-132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添附入典的立法表达——《民法典物权编(草案)》第117条检讨
Legislative Expression for Accessio into Civil Code:Review of Article 117 of the Real Right Section of Civil Code(Draft)

单平基;

摘要(Abstract):

《民法典物权编(草案)》第117条确立的添附规则,存在一定缺陷。确定添附物所有权归属时,"有约定的,按照约定"之规则值得检省;"依照法律规定",该做法也存在一定缺陷;"发挥物的效用以及保护无过错当事人的原则"未区分添附的不同类型,且欠缺正当法理。当事人约定不应作为确定添附物权属的首要原则,而应认定为对添附物权属再变动的合意。在我国《民法典》编纂中,基于附合、混合、加工等不同添附形式,应分别以"重要成分"判定动产与不动产附合物的所有权归属,以"主从关系/共有"确定动产相互附合物、混合物的所有权归属,以及以"材料主义为原则、加工主义为例外"界定加工物的所有权归属。当事人主观过错与善意、恶意应予区分,过错将影响添附物的归属,而善意、恶意则否。应赋予丧失动产所有权以及付出劳力者以不当得利、侵权损害赔偿请求权,并完善添附引发的第三人效力规则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《民法典》;添附;添附物归属;第三人效力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司法部国家法治与法学理论研究项目“自然资源权利配置法律机制研究”(15SFB2031)

作者(Author): 单平基;

Email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