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法学

2019, v.41;No.223(03) 152-168

[打印本页] [关闭]
本期目录(Current Issue) | 过刊浏览(Past Issue) | 高级检索(Advanced Search)

吸收还是摒弃:违约方合同解除权之反思——基于相关裁判案例的实证研究
Absorption or Abandonment: Reflection on the Right of Terminate the Contract of the Defaulting Party Empirical Research Based on Cases

蔡睿;

摘要(Abstract):

我国《合同法》并无关于违约方解除权的明文规定,相关裁判以《合同法》第94条或第110条作为支持违约方解除合同的依据,均难谓妥当。考察相关裁判背后的实质动因,可以发现通过现有规则即可直接或间接达到目的,并无创设违约方解除权的必要。为违约方解除权提供正当性支撑的效率违约理论,渊源于诞生地的特殊制度背景,其自身亦存在不少盲点,且与我国民事立法的价值取向及我国《合同法》设置的违约救济路径不相容。违约方解除权这一制度"创新"过分侵蚀合同拘束力,不符合当下中国的社会现实,应予以明确摒弃。

关键词(KeyWords): 违约方解除权;《合同法》第110条;实际履行;效率违约

Abstract:

Keywords:

基金项目(Foundation): 2017年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点项目“合同法立法相关问题研究”(2017AFX020);; 2017年中国民法学研究会青年学者研究项目“违法合同的效力评价与无效类型”(2017MFXH001)

作者(Author): 蔡睿;

Email:

参考文献(References):

扩展功能
本文信息
服务与反馈
本文关键词相关文章
本文作者相关文章
中国知网
分享